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我在诸天当镖客 -> 我在诸天当镖客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53章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第53章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门进入小镇的酒馆。

    姜离环顾全场,这酒馆和影视剧中常出现的那种一样。

    靠窗的座位,吧台,角落的电视机,还有点唱机和台球桌。

    里面人倒是不少,周末有不少男子会在这里度过一整天。

    打台球看比赛什么的。

    大部分顾客都是老熟人,偶尔会出现几个不那么熟的。

    姜离一个陌生面孔出现,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但也就这样了,大家看过之后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别处。

    小镇又不是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只是外人相对较少而已,出现一些陌生人很正常。

    “呃……”

    环顾四周的姜离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他不知道阿曼达老爹劳伦斯长什么样子。

    说来惭愧,在别人家住了一晚上,居然连主人的面都没有见过。

    不认识不要紧,有人认识劳伦斯就行。

    “我找劳伦斯,你们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吗?”姜离走道吧台前,送出几张外交官,“我请大家每人喝一杯。”

    吧台后的老板顿时眉开眼笑,不过还有操守在:“多了多了。”

    “哦,那就两杯。”

    “少了少了。”

    操守没有了,老板希望姜离继续增进外交友谊。

    姜离双眼眯起,按住其中一张,就要收回来。

    “那里那里。”老板眼疾手快,堪比姜离这个四级武者,一边收钱一边指着角落的一个位置说道,“那家伙的专属位置。”

    劳伦斯的专属位置并不好。

    在电视的下方,只有一个小圆桌和一张椅子。

    桌子上放着一个空杯子,本人则是趴在圆桌上呼呼大睡。

    酒馆内吵闹的环境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睡眠。

    酒精助眠的效果惊人。

    姜离走过去,抓起劳伦斯。

    这是一张比年纪要苍老很多的面孔,脸色苍白。

    “醒醒。”姜离抓着劳伦斯一阵摇晃。

    劳伦斯从睡梦中醒来,嘴巴张了张。

    姜离立刻退出去五米远,感觉这酒味距离触发三十三重天已经不远了,完全算得上是生化攻击。

    “你是谁?”劳伦斯捂着脑袋,试图缓解醉宿后的头疼。

    “老约翰死了,南希失踪了。”姜离开门见山。

    他没有介绍自己的身份,而是选择说出这些,劳伦斯应该明白他为何而来。

    随着姜离的话,整个酒馆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中。

    这种寂静只维持了不到一秒钟。

    姜离转过身去,扫视四周,那群人打台球的打台球,喝酒的喝酒,吃东西的吃东西。

    老板忙着灌酒,好像刚才的情况是姜离的错觉一般。

    姜离没有刻意大声讲话,在颇为热闹嘈杂的酒馆,不应该会有这么多人听到他的话。

    而且,这些人未必知晓弗莱迪的存在。

    弗莱迪的活动范围虽然是整个小镇,但知道他的人,以榆树街为中心,朝着四周减少。

    再加上弗莱迪几十年没出现,到现在,可能撑死就十几个人清楚弗莱迪的存在,他是个什么东西。

    这些人的好奇心,好像有点重。

    听到姜离的话。

    劳伦斯站起来,摇晃两下:“你给我说清楚,什么意思?”

    这回,大家是真的安静下来看热闹了。

    劳伦斯竟然这么激动?

    有意思了,往常只有别人抢他酒喝的时候,劳伦斯才会这么激动。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他回来了。”姜离伸出手掌,五根手指动了动,暗示弗莱迪的铁爪手套。

    劳伦斯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煞白一片,呆立在原地不动了。

    “醒醒,你们有什么秘密基地之类的地方吗?”姜离问道。

    劳伦斯不理会姜离,直接从他身边走过,离开酒馆。

    姜离追了上去,一群人安静地目送他离开。

    门口,姜离转身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哈哈,没有没有。”

    酒馆内的人从目送姜离离开的雕塑状态恢复正常,继续各干各的事情。

    姜离骑车赶上脚步匆匆的劳伦斯,也不和他说话,就在后面跟着。

    别看劳伦斯醉醺醺的模样,但求生欲激发了身体潜能。

    一路小跑,速度飞快,方向的话,如果姜离没有记错,是教堂?

    想了想,他没有告诉劳伦斯自己已经去过那里。

    劳伦斯一身汗水,喘着粗气来到教堂。

    和姜离来时一样,教堂依然空无一人。

    说起来,一个教堂有修女,为什么没有神父?

    修女不在,神父总该上班吧?难道这个教堂是轮班制,一二三四五神父上班。

    周末是南希这个兼职修女。

    兼职修女翘班后,教堂就没有人了。

    劳伦斯走进教堂,姜离原本以为他会找到什么地下密室之类的地方。

    看见南希等人躺在那里沉睡,在梦中和弗莱迪互拼刺刀。

    结果,劳伦斯一把跪在教堂的十字架下,就开始祈祷。

    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我有罪请求救赎”、“某个恶鬼归来,请将其塞回地狱”。

    姜离根据自己贫乏的知识,也知道地狱不归上帝管。

    把弗莱迪拉回地狱这种事情,不应该叫撒旦来更加合适?

    如同狗主人把自己的疯狗牵回家。

    叫上帝出手,那就是打狗队打死疯狗。

    “喂,你不知道南希在哪吗?”姜离问道。

    劳伦斯不理会他,继续祈祷,显然不是一个好的交流对象。

    姜离沉默片刻,打算上去进行一顿比较硬核的物理交流。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角落忏悔室的门打开。

    一个神父走了出来。

    这神父长得比较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模样真平平无奇,神色倒是颇为和善。

    他朝着姜离点点头,露出一丝微笑当做打招呼,径直走到劳伦斯身边:“孩子,我感觉到了你的悲伤,彷徨,痛苦,恐惧,乃至绝望……

    “可怜的孩子,你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

    声音低沉中带着悲悯。

    脸上也全是悲天悯人之色,可比南希那个冷面兼职修女合格多了。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劳伦斯抬头,泪流满面。

    姜离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家伙没救了。

    南希等人面对弗莱迪,估计还能反抗一下,劳伦斯只会躺平等死。

    鉴于此,姜离觉得劳伦斯不会参与到南希的“对抗弗莱迪秘密小组”中。

    对于弗莱迪的情报,至多也就停留在“很可怕”这种程度。

    “孩子,你说的清楚一点,谁回来了?”

    神父蹲下,轻轻拍着劳伦斯的背部,拍了两下手停下,“孩子,我感觉到你的背后有一股邪恶的力量。”

    劳伦斯瑟瑟发抖没有说话。

    “不介意我看一看吧。”神父说着,也没有征求劳伦斯的同意,直接把他的上衣扒了下来。

    “哦?”

    姜离略微挑了挑眉毛。

    在劳伦斯背后,是一张完全由狰狞伤疤组成的人物肖像。

    这人姜离昨晚刚刚见过,正是弗莱迪。

    伤疤构成的图像惟妙惟肖,看上去就带着一股邪恶的气息。

    不仅如此,随着劳伦斯低声的哭泣抽搐,背部肌肉紧绷。

    一些伤疤好像是刚刚结痂一般,当场破裂,鲜血流出。

    “天哪……”神父面露惊容,“这简直是——”

    “神父……”劳伦斯转过身子,看向神父,想要寻求帮助。

    “太完美了!”

    神父笑了起来,“这英俊的面容,简直就和我一模一样!”

    他伸手抓住自己的脖子,手指扣进血肉中,往上用力一撕,整张脸被撕下来。

    露出里面一张烧伤的疤脸。

    “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弗莱迪看向姜离,顺手一爪子刺进劳伦斯脖子中,又抽出。

    鲜血喷洒出来,劳伦斯躺在十字架下。

    双眼逐渐无神。

    弗莱迪连看都没看一眼,劳伦斯是食物的残渣,连多看一眼的价值都没有。

    现在姜离才是他弗莱迪叔叔的心头好。

    仅次于榆树街的小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惊讶。”姜离说道。

    早上的醒来不是真正醒来,而是虚假的醒来。

    姜离依然在梦中。

    你以为你醒来了,其实并没有醒来,还在梦中这种操作,姜离表示听过。

    盗梦空间,多重梦境的套娃而已。

    弗莱迪的力量再强也不是无限的,在梦中他不是无所不能,这一点毋庸置疑。

    套娃也不会无限。

    慢慢揍吧,揍到弗莱迪心神崩溃,姜离就可以醒来了。

    如果厌倦的话,就直接离开。

    信物权限肯定弗莱迪的梦境之上。

    弗莱迪盯着没有什么表示的姜离,不知道为什么,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该死的混账!”

    他呵骂一句,主动冲向姜离。

    速度极快,手中的利爪呼啸生风,足够赶得上三级武者的一击了。

    普通人面对这一击,只有被秒杀的份。

    “哗啦……”

    一阵声响,弗莱迪斜飞出去,撞得旁边的长椅稀里哗啦破碎。

    在他靠近的瞬间,姜离反手一巴掌,手背抽在弗莱迪脸上,把他当场抽飞。

    “啊啊啊!”

    暴怒的弗莱迪爬起来,再度扑向姜离。

    利爪刺在姜离身上,只能划破衣服。

    姜离抬起一脚,弗莱迪再次飞出,撞在教堂的十字架上。

    这十字架颇为沉重,基底却不是很牢固。

    随着弗莱迪的撞击摇摇欲坠。

    弗莱迪落地后,十字架刚好倒下,还比较违反物理常理地向前倒。

    砸在弗莱迪身上,把他砸了个半死。

    这是正义的制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