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长夜国 -> 长夜国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265章 这分明是个鬼父啊

第265章 这分明是个鬼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姜药酒意微醺的击箸歌之,旁若无人。

    鄘若烟初看姜龙城击箸放歌,心中本怒其放荡形骸,鄙其举止轻佻。

    可是听到其歌词之美,顿时又心神悸动,感怀莫名。之前的厌恶之情竟然化为乌有。

    “这歌真好,文辞优美,旋律动人,是写给我的么?”鄘若烟刹那间有点失神忘机了。

    直到此时,她才猛然发现,姜龙城其实是个很有魅力的少年。只是自己先抱着敌意,心中反感,才没能发现他的好处。

    如此一看,这个姜公子无论是资质还是样貌,那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想到这里,鄘若烟的笑容自然了很多,言笑晏晏的问道:

    “想不到,姜公子还能纵酒放歌,真高士之风。不知这位北方佳人,可是哪位仙子?”

    姜药醉眼朦胧的看着鄘若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说完,竟是痴痴的盯着鄘若烟娇若桃李的脸蛋,目光大胆的扫来扫去。

    那神色分明就是:我饿了。

    鄘若烟对他刚刚升起的好感,顿时又荡然无存,心中暗哂道:“终究是个色令智昏,见色起意的货色。”

    但是,计划顺利展开,她也松了口气。她没想到,姜龙城如此经不住诱惑。

    “这可是很烈的灵酒,姜公子醉了。”鄘若烟隐藏自己心中的厌恶,脸上露出浅怒薄嗔的神色,“我送姜公子去歇息吧。”

    说完,款款站起,走到姜药面前,俯身下去,竟是扶起了姜药。

    “香,好香。”姜药嘻嘻笑道,“小白兔。”

    众人都是心中有数,没人阻拦,反而都露出促狭的笑容。

    鄘若烟脸上神色如常,心中恨不得一脚踢死姜药。

    鄘若烟带着姜药,来到自己的房间,将姜药送入翠帷绣帘中的红帐锦被。

    姜药倒在幽香隐隐的锦榻上,醉眼看花,只是笑。

    一看,就是已经被某种火焰焚身的架势。

    鄘若烟笑容甜美,手指微颤的脱下自己的裙子,只剩下一件兜肚,然后躺在姜药旁边。

    玲珑曼妙的躯体俯仰生姿,但见枕上青丝如云,鼻端芳香馥郁。

    就连整个屋子,都荡漾着旖旎氤氲的清波,令人遐思无限,浮想联翩,乃至于血脉贲张,一发不可收也。

    鄘若烟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说道:“谢姜公子送我的歌。小女子才疏穴浅,今日可要见识一下龙城公子的勃大精深。”

    接着,她就恃器行胸,肆无忌惮的伸出手。虽然她此时放荡至此,可心中却仍然很排斥。

    她实在不甘心,把自己的宝贵玄阴稀里糊涂的送给姜龙城。

    “别捣蛋。”姜药却一把抓住她企图作恶的罪恶之手,笑道:

    “本来,这首诗歌,是送给鄘娘子的,可是鄘娘子竟然给我下毒,心若蛇蝎,那就配不上这首歌了。”

    鄘若烟美目一凝,随即勃然作色道:“姜公子这是何意?”

    “何意?”姜药呵呵一笑,“你的毒,下的很巧妙。看来,这个城主府,还有等级不低的毒师。”

    “不过不巧的很,在下恰恰也是一位毒师。”

    鄘若烟的反应也快到极点,她在听到姜药说话的同时,就动手了。

    她也是武真初期,只要先出手,她不信自己就会输。

    而且,这里是她的主场。

    可是她刚动手,就发现自己被禁锢了,根本动弹不得丝毫。

    鄘若烟如同凡人见鬼似的,目中满是惊恐的瞪着姜药,“你,你是武神?误会,姜公子,这是个误会…”

    姜药冷笑道:“你别管我什么修为。你下毒在先,如此狠毒无耻,还指望和我草草了事?”

    鄘若烟深吸一口气,神色哀婉的说道:

    “我承认是下了毒,但却只是情毒,我对公子心生爱慕,葵花向日而已,希望能和龙城公子坦诚相贱,琴色相合…我还是完璧,还请公子怜惜…”

    怜惜个屁!姜药笑死了。一个武真女修,难道还怕破瓜之痛?太扯淡了。

    还说什么心生爱慕,葵花向日?装的太假。

    “就凭你?”姜药一脸戏虐的说道,“我见过中域双姝,见过西域第一美人晋离,她们哪个不比你强?我对他们都不会动心,你觉得自己如何?”

    天涯何处无芳…草?交浅颜深,鬼都不信。

    鄘若烟的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

    她现在才知道,姜龙城之前对自己的痴迷,完全就是装出来的。

    他根本就是在将计就计。

    这个少年哪里是什么色令智昏,见色起意?分明就是一个心机狡诈的小狐狸。

    鄘若烟其实最大的错误,就是对姜龙城缺乏了解,尤其是不知道他是个很高级的大毒师。

    倘若知道这点,她绝对不会用下情毒的办法来对付姜药。

    听到姜药毫不留情的话,鄘若烟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一般可笑。

    原来,他瞧不起自己!

    鄘若烟郁闷的恨不得吐出血来。

    更让她惊愕的是,姜药不但是大毒师,修为竟然也如此可怕。自己一个武真修士,在他面前竟然没有反抗之力。

    呵呵,自己真是错的离谱。

    不对,不是自己错的离谱,是自己的父君和会中的高层,全部错的离谱。

    他们以为,姜龙城不过是个丧家之犬般的遗孤,除了依靠自己的舅舅,并没有多大能耐。一个少年,能有多大见识?

    可是,姜龙城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你,你到底是谁?”鄘若烟干巴巴的嘶声问道。

    忽然,一个姓名电光火石间从她脑中闪过,顿时让她反应过来。

    “你,你是姜药姜仲达?在青阀变法的姜药?”

    姜药如今是神洲人字月票榜排名第十八的人物,年纪也差不多,据说是一位高级的药师毒师,也是西域人。

    那么,姜龙城其实就是姜药?

    不然的话,姜龙城这等人物,绝对不会默默无闻。

    “你还没有蠢到家。不错,孤的确就是姜仲达,大青摄政太傅,明国公!大将军大司马!都督内外诸军事!”姜药的语气带着骄傲。

    “在如今的丘南地区,谁不知仲达,谁不知姜公?你们不知孤之真容,焉能不败?”

    鄘若烟不知道什么太傅,明国公,却感觉听起来很霸气。

    而此时的姜药,哪里还有丝毫落拓少年的模样?

    只见他气势凛然难犯,神色肃重如山,满是上位者的威严。分明是个少年,看上去却像个大人物。

    鄘若烟从来没有见过,上位气势如此强大的少年。

    “这就是名满天下的姜药?原来,姜药就是姜龙城,我输得不冤。”鄘若烟露出苦涩至极的笑容。

    姜药目光一冷,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只有辣手摧花之意。

    他没有犹豫,就运转强大的魂力,开始控制鄘若烟的魂魄。

    不久之后,终于给鄘若烟打上了魂印。

    这是他第一次用魂印控制别人。若非他魂魄力量强大,又相当于武神的实力,绝对没有办法给鄘若烟这个武真修士打上魂印。

    因为是第一次利用魂印这种手段,姜药还不放心,就又给她喂下了一些“信水”。

    然后,才解除了对鄘若烟的禁锢。

    “奴婢见过主人。”鄘若烟很是恭敬的行礼说道。

    被种下魂印,吃了信水之后,她已经成为姜药的奴隶,被彻底控制。

    好在,姜药不是那种人渣,不想“草奸人命”。

    姜药也想不到还能有这个收获。本来他进入城主府,只想找到有阵钥的人,然后寻机控制,打开阵法,放穆钺等人进来。

    要想干掉山河会的高层,首先要解决防护阵法。

    可是想不到,鄘若烟竟然给自己设套,用美人计。

    这不是送上门来的棋子么?

    “从今以后,你就是孤第一个奴隶。你的生死荣辱,皆在孤的一念之间。”姜药冷冷说道。

    “孤知道,你杀过很多无辜弱者,行事不择手段,按照孤的脾气,应该处决你。”

    “但,孤可以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要想活命,就该知道怎么做。”

    鄘若烟道:“是,奴婢唯主人之命是从。”

    姜药点点头,“孤先问你几个问题。第一,山河会有多少武仙,多少武神,多少武真?”

    这是山河会的高端战力,他当然要搞明白。

    鄘若烟回答:“武仙圆满是我父亲鄘真壁,还有一个武仙初期牟无功,是副会主。”

    “武神还有十七人,但只有八人在本城。武真么,有四百余人。整个山河会有几十万成员,武士圆满才有资格加入。”

    这个数目,和锦衣卫查的数目差不多。可见山河会的高端武力,远超乙等武阀。

    山河会的高端武力,和最弱的甲等强藩,也差不了太多。

    要说短板,就是没有自己的军队和领土。就是姜东城,也只是山河会代管,而不是山河会的领土。城中的赋税,并不是山河会独占。

    城中的军队,也是武阀联军,不是山河会的兵。

    正是因为山河会不能有军队,所以能养得起更多的高端战力。

    姜药再次问道:“这个城主府内,有多少资源?”

    鄘若烟道:“大概有六七十亿。不过,大部分是各家武阀的钱,要分给他们的。山河会只占三成,属于山河会的,有二十亿。”

    姜药听到这么多钱,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感到心跳加快了很多。

    这贪婪的男人继续问道:

    “你父君自己的资源有多少?”

    “回主人话,奴婢不知。但鄘真壁当了数百年的会主,搜刮了很多资源和好东西,奴婢估计,鄘真壁的个人积蓄,怎么也值个十几亿。”

    姜药暗想,鄘真壁好有钱,山河会真是“日进斗精”啊。

    这次,自己可能又要狠狠发一笔横财了。

    要是计划顺利,青阀的实力将在这比巨大资源的刺激下,突飞猛进。

    “最近,你父君有什么重要的事?”

    鄘若烟回答:“鄘真壁最近秘密抓了一位叫欧皋的器圣,还抓了他的孙子和一群族人亲友。”

    什么?!

    姜药忍不住一怔。

    难怪很久没有等到欧氏祖孙上门来投,原来是被鄘真壁截胡了!

    鄘若烟简单的说了下欧皋祖孙被抓后的遭遇,姜药才知道,鄘真壁还杀了自己早年就结识的一个老相好,用她的尸体炼制尸傀。

    由此可见,鄘真壁有多狠毒。

    “尸傀已经炼制了多日,还有两三日就要结束了。如果主人要动手对付山河会,最好在尸傀炼制好之前动手。不然的话,就要多对付一个六级尸傀。”

    鄘若烟说到这里,忽然一道飞讯传来,却是她父君鄘真壁发来的。

    “姜龙城有没有破你的身?录下来影像没有?先传给我看看。”

    鄘若烟看到这句话,忽然感觉到,做鄘真壁的女儿,实在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

    姜药看到鄘真壁的飞讯,对鄘真壁的杀意就更加强烈。

    这分明是个鬼父啊。

    用自己的亲生女儿施展美人计也就罢了,竟然还要看“小电影”!

    更要命的是,这“小电影”的女主角,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这不是鬼父是什么?

    换一个父亲,谁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姜药相信,鄘真壁当然不会对自己的女儿有非分之想,只是出于谨慎的目的,看看“小电影”有没有他想要的价值罢了。

    可是,这难免让一个父亲看到绝不该看的东西。

    果然,能当黑涩会头子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阴狠。

    “你就回复,今日不巧,月事突来,只能作罢。但姜龙城已经迷上自己,逃不出自己的手心。”姜药说道。

    鄘若烟只能按照姜药的话回复。

    谁知鄘真壁的飞讯再次传来:“混账,女修月事算什么大事?你是一揉就碎的无能凡女?等几天岂不是夜长梦多?”

    语气显得很是严厉,冷漠。

    完全没有爱惜女儿的丝毫情分。

    鄘若烟此时竟然觉得,自己开始仇恨自己的父君了。

    “姜龙城说了,过几日再来。请父君给我几天期限。”鄘若烟回复道。

    很快,鄘真壁的回复又来:

    “我可以给你几天,但若是夜长梦多,计划失败,你应该知道后果。你必须保证,姜龙城这几日不能在城中继续招揽旧部,让他老老实实的。”

    鄘若烟咬牙回道:“是。女儿尽力安抚他。”

    不久之后,姜药离开鄘若烟的房间,被面带羞涩的鄘若烟,亲自送出城主府。

    乍一看,还真是郎才女貌般的一对璧人。

    鄘真壁的神识察觉到姜药似乎真的被女儿迷住,这才放心不少。

    他指示鄘若烟,数日后再次宴请姜龙城,一定要把自己的红丸送出去,再把姜龙城的所作所为录下来。

    ……

    姜药回到雾隐客栈,第一时间和穆钺商议。

    “什么,你收服了鄘若烟?”穆钺听到经过,哪怕一向淡定高冷如他,也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

    他想不到,姜药仅仅进城主府吃了顿饭,就将计就计的制服了山河会的大小姐。

    有了鄘若烟做内应,还怕进不去?

    “你小子,还真是…”穆钺摇头,“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

    姜药笑道:“鄘真壁之所以拿我没辙,行此下策,就是因为舅父大人的存在。没有舅舅当靠山,他随便就干掉我了,怎么还能被我找到机会?”

    穆钺点头。表弟说的对。若非穆阀和父君的震慑,鄘真壁只会杀掉表弟,表弟也不可能有丝毫机会。

    “这几天,你就给鄘若烟一个‘面子’,暂时别在城中招纳姜氏旧部。也安鄘真壁之心。”

    姜药道:“好,我暂时不再招纳姜氏旧部。三天之后,我们就动手!”

    接下来两三天,姜药果然没有再在城池宣扬自己是姜氏嫡子,不再要求山河会交还城池,而是蛰伏了起来。

    鄘真壁和山河会高层见到姜龙城不再闹事,都以为美人计起了作用,也就放心了不少。

    四月十八,忽然一个山河会的舵主,来到了姜东城。

    此人叫蔡廷昌,他一进入姜东城,就引起了很大关注。

    无他,因为此人是山河会主管“真姬”的舵主,人称日理万姬。

    山河会的姬楼生意,和赌坊一样,是最重要的财源之一。而山河会真姬楼中最好的“货”,都是这蔡廷昌搞到手的。

    所谓搞到手,无非是逼良为娼,甚至直接抓捕有姿色的女修。

    “大家都注意了,蔡舵主这次带来了三个武真级别的清姬人!武真级别的清姬人啊!”

    “武真级别的美女,有几个人玩过?!来晚了,可就吃不到新鲜肉了!”

    “蔡舵主还带了一批武宗修为的清姬人,先到先得!一日夫妻百日恩啊!”

    “云水楼的头牌要换人了!”

    这些话顿时传遍全城,很多“妻新嫖虫”都是津津乐道,一脸振奋。

    武真级别的清姬人啊,想想都美。

    什么是清姬人?

    资深的“妻新嫖虫”都知道,所谓清姬人,就是没有丢失玄阴的完璧女修。

    修为越高的女修,其玄阴就越珍贵,对男修就越有好处。所以“妻新嫖虫”也乐此不疲。

    实际上,资深嫖虫大多都是富人,很少出身寒门散修。

    因为寒门散修连修炼资源都难以保障,很多人都买不起高价洞府,哪里有钱去真姬楼潇洒?

    寒门嫖虫,往往只能去光顾城中便宜的“暗姬”和“流姬”。

    “暗姬”一旦被山河会发现,就会被扣上“下流淫贱,擅自卖身”的罪名,杀掉或者抓到真姬楼。

    因为“暗姬”是个体户,不为山河会创造利益,还抢了真姬楼的生意。

    喊话间,一艘大飞船停在城中最大的广场上,然后一群美丽的女子被押下来。她们都戴着真元锁,还被喂了禁锢修为的封元丹。

    足有百余人,最前面的,是三个武真修为的女子。

    最后是个武尊修为的少女,姜药在看到这少女的同时,就忍不住一怔。

    这少女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是容貌和气息的熟悉,而是一种魂魄的感应。

    若非姜药的魂魄已经是真魂境圆满,他根本感知不到这种异常。

    这种感觉,他在欧玊瑿身上也感知到过,本来没有留意。

    可是这少女给他的感觉,和欧玊瑿似乎是同类,给他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就好像,自己和欧玊瑿,以及这个女子,有什么共同之处。

    很奇妙的感觉。

    姜药忍不住仔细看着这个少女。

    她的年纪只有二十出头,长的十分纯美可人,看上去楚楚可怜。

    这少女看到姜药看她的眼神与众不同,绝望的眸子顿时明亮起来,微张朱唇,用唇语说了两个字。

    “救我。”

    然后,用哀求的眼神深深的看了姜药一眼。

    姜药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那少女顿时露出一丝凄楚委屈的笑容,随即低下头,不敢让押解她们的山河会高手察觉。

    “她们都会去最大的云水楼!明天晚上,就可以接客,喝**酒!”

    等到这些用各种手段抓来的女子被送往“姬院”,穆钺笑着说道:“你要为那女子出头?”

    姜药点点头,“不是为她出头,是她们所有人出头。”

    “从今以后,姜东城的真姬,只能有一种人,那就是心甘情愿当真姬的女人。除此之外,任何被强迫的真姬,都将被解放。”

    穆钺拍拍姜药的肩膀,“龙城啊,天下被强迫的女子,何止她们,你管的过来么?逼良为娼的势力,何止山河会一家?只不过山河会做的更过分而已。”

    “那就都灭了。”姜药淡然说道,“表兄,你孜孜修炼剑道,是不是遇到了瓶颈?”

    穆钺点头,“不错。不知为何,我的剑道很难大进了。领悟剑意,越来越难。”

    “表兄可知为何?”姜药神色认真,“表兄乃剑道天才,如今剑道难以大进,是因为表兄缺乏了守护之心。”

    “表兄只有强者之心,专注之心,可守护之心却不够。”

    穆钺神色慢慢变了,“守护之心不够?表弟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姜药说道:“是那个古人李夕霞告诉我的。她说,要想成为真正的顶级强者,必须要有守护之心。哪怕你守护的是恶,也比没有守护要好。”

    “所以,她让我守护善,这也是她让我变法的目的。”

    “表兄,一个剑客要成为顶级的剑圣,难道他的剑没有守护之心么?”

    穆钺笑道:“说了半天,你是让我支持你的想法。也罢,你说的也对。我可以试试,我可以像你一样,学着去守护一些值得守护的东西。”

    他指指前面那群女子,“她们,我帮你救了。”

    表兄弟两人边走边说,很快来到城主府的门口。

    一行十人,三个武仙,六个武神。

    只有姜药一人是武真。

    其中就有他的族叔,姜三省。

    一行人来到这里,忽然防护大阵一阵波动,城主府的大门开了。

    早有准备的一行人,身子一晃,就进入了城主府。

    开启阵门的,正是鄘若烟。

    “贵客已到,准备开席!”鄘若烟下令道。

    城主府的人相顾惊骇。

    若烟娘子这是怎么了?为何这么糊涂?

    请姜龙城赴宴,请他一人进来就行了,为何一下子放进来三位武仙?

    这三位武仙虽然隐瞒了修为,可是却瞒不过防护大阵。

    防护大阵都报警了啊!

    怎么回事?

    鄘真壁等人立刻感知到防护大阵的警报。

    三位武仙竟然闯进了城主府!

    城主府有资格开启阵门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是谁干的?

    鄘真壁身子一晃,就冲出静室,来到广场。

    嗖嗖嗖!

    一道道强大的遁光,也射到广场,都是山河会的高层。

    “若烟,是你?你请姜公子赴宴,何必劳驾这几位武仙进府?”鄘真壁心中又惊又怒,可是面上却很是淡然。

    他微笑着对狼叔等三位武仙抱抱拳:“三位道友,今日在下有要务在身,就不招待三位了。不过三位道友既然来了,就是客人,也可以喝杯酒。”

    这当然是逐客令。

    也是,一下子进来三个武仙,他怎么待客?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杀了自己的女儿鄘若烟。

    姜药冷笑道:“你就是山河会主鄘前辈?鄘前辈不必客气,虽然今日晚辈有要务在身,可鄘前辈既然光临寒舍,那就喝杯酒再走。”

    鄘真壁眼睛一眯,犹如一头危险的豺狼,“姜公子可是喝多了么?这是本座的城主府。本座是主,姜公子才是客。”

    姜药摇头,“不对。鄘会主搞错了。这不是你的城主府,这是姜氏的城主府。虽然鄘会主白住了二三十年,可是晚辈就不要前辈的租金了。”

    鄘真壁哈哈大笑道:“好,好一个姜龙城!本座倒是小看你了。你以为带着三位武仙帮手,就能让本座退出姜东城?”

    “本座是小看了你,可你也小看了山河会,小看了本座!”

    鄘真壁说到这里,又看向鄘若烟,“你是被姜龙城控制了吧?你这个不中用的废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从今以后,本座也没有你这个女儿。”

    PS:子啊其他平台看书的,希望能来起点正版支持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