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这个北宋有点怪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41章 拼图

第141章 拼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闻可以出去逛街了,三个女人都极为兴奋。

    倒不是她们有什么怨言,而是再漂亮的地方,窝久了,都会有点无趣的。况且逛街本来就是女人的重要喜好之一,无论古今中外。

    杭州城是商业重镇,虽然现在暂时还比不上京城汴梁,但随着来宋的外国商船越来越多,泉州和广州的货运吞吐量几乎已经到达上限,因此有不少的外国商船开始往这边走。

    加之杭州又刚好在大运河的线上,这里的交通极为便捷,往来的商人渐渐增多。

    况且一个多月前,从香料群岛回来的船队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卸完货,大量的商人和劳工聚集在城里,所以杭州此时极为热闹。

    街道上人山人海。

    陆森家三个女人在街上走来看去,专往胭脂水粉店,还有布店里钻。

    但只看不买,因为不需要。

    胭脂这东西,其最初目的,是为了遮掩容貌上的瑕疵,后来才渐渐有了妆容的说法,让人更美些。

    可这三个女人天天吃系统出产的水果,喝蜂蜜水,甚至还开始练‘仙法’了,全身上下已无皮肤上的瑕疵,美得不行,根本不需要涂抹胭脂。

    至于布料……陆森为了让三个女人不那么无聊,在家里种了些桑树,养了些蚕,让这三个女人待在深山里有些事情干。

    而养蚕织缎这事……庞梅儿和赵碧莲一开始就很擅长。

    事实上,养蚕在北宋的大户闺女中,几乎是必备技能。她们从小看着长辈做,再大点跟着长辈做,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就能熟练掌握了。

    而且养蚕织缎这事本身,是连书生们都公认的好‘活计’,普通小门小户想养蚕,想织缎……嘿嘿,先不说有没有足够的地给他们种能养出蚕丝的桑树,有没有足够的人手管理蚕房,光是煮茧拉丝的技术,也是有说法的,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弄。

    倒是杨金花不太懂养蚕和织缎,她从小到大光练武了,这事没有赵碧莲和庞梅儿熟手。

    经过系统‘改良’的桑树和蚕种,弄出来的丝绸,质量是高级得不行。

    吐出的丝是五彩的,是渐变色层,又是淡色。丝质极好,看着透明,把丝织成绸缎,稍远看着,便不再觉得那是布,而是一抹淡淡的彩虹。

    三人现在就是穿着这样丝绸做成的长裙外出的,走在街上,极为惹人眼球。

    当然,肯定有普通的常衣在里面,否则容易被人看见亵衣。

    看着这三个女人身着漂亮的虹绸,很多人想过来搭讪。倒不是什么邪门歪道的念头,只是单纯想问问,这种虹绸是哪里产的,他们也想要几块这样的布匹。

    杭州城富豪极多,特别香料船队回来之后,就更多了,已经到了随手扔块砖下去,便能砸到个豪商的地步。

    这人钱一多了,就会有更高的追求。

    普通的锦绣他们已经见惯了,突然出现这种漂亮的虹绸,怎么想着都极是心动的。

    不过也没有人敢随意贸然上来,都是驻足看看,就想方设法打听去了。

    看看自己的朋友,有没有人知道这种虹绸的消息,或者是认识这三个漂亮妇人的。

    杨金花三人也清楚很多人在注意着自己,不过她们没有在意,安全上来说嘛,无论杨金花还是赵碧莲,现在都是好手,庞梅儿因为还是完璧之身,没有与陆森双修,因此武艺进度极慢,一年下来,只勉强练了个‘健体’的效果。

    实力顶多和普通人差不多。

    不过她的衣裳里,藏有只漂亮的玉石蜗牛,这东西是契约灵兽的一种,就是变身后的模样不太好看。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陆森手中能看得过去的契约灵兽都有主了,她只能选这个自己看着还觉能入眼的小东西。

    其实契约灵兽之间的实力,并无优劣之分,只有特性不同,以及……好不好看罢了。

    当然,也有适配性上的说法。

    像赵碧莲,就是所有人中,最适合与灵兽契约的。

    不变身的情况下,杨金花摁着赵碧莲打。

    但同样变身的情况下,赵碧莲反而小胜半筹。

    况且她们身后,还跟着四个黑衣人,脸容肃穆,目不斜视,煞气腾腾,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用心培养出来的家将。

    一般的豪商可没有这种排场。

    三个女人从早上逛到下午,近三个时辰,终于有些累了……其实就是庞梅儿累了而已。

    于是三人便找了间清雅的酒楼坐下。

    这间酒楼也是汝南郡王府的产业,所以赵碧莲豪不犹豫出示了‘赵家令牌’,拿到了最好的包厢。

    坐在三楼的云台上,一边喝着热羹,再看着杭州城的街景,三人都觉得极是新鲜。

    “终于感觉到世间的人烟了。”庞梅儿眼神迷离地叹了声。

    虽然住在山里也很安逸,但她不是什么修行上的高人,对于人间繁华还是有所迷恋的。

    “梅儿撑不住了?”杨金花喝着银耳羹,问道。

    “还行,出来逛一天,然后我又能回山里住一年。”庞梅儿微笑道:“人世浮华终究只是点缀,出来看看世间变迁便可以了,其它时间待山里过日子更舒心。”

    杨金花笑笑,她也是这么觉得。

    然后杨金花把视线看向赵碧莲,后者正努力地吃着手里的煎肉,一幅专心至致的模样。

    然后杨金花心里便有些哀叹。

    从前以为赵碧莲性子过于纯朴,不如她和梅儿那般聪明伶俐。

    但现在想来,反而是赵碧莲这样性子容易修行。

    她和庞梅儿在山里住久了,便总有点想到山下看看的念头。

    可赵碧莲从来没有……她就是每天练御剑术,然后有时间便缠着官人双修。

    就专心做这两件事,根本没有别的杂念。

    所以赵碧莲现在的修行速度,完全是一日千里,以极快的速度在追赶着杨金花,估计再过五六年,在不变身的情况下,赵碧莲应该能和杨金花打个平手了。

    要知道,杨金花可是多练了十年时间的啊。

    三人吃着东西,说说笑笑,然后看时间,太阳已要偏西了,想着干脆就回山里了,正要起身的时候,倒是有三个男子径直走了过来。

    这三个衣着打扮看着挺不错,但从气质和身形上来看,应该是侍候人的。

    果不其然,这三个男子走到杨金花面前,拱拱手,说道:“三位女贵人有礼了,本人是襄阳王府的管家,本家王爷,请三位到王府坐坐。”

    此时旁边有很多客人,听到这话,视线都看了过来。

    杨金花皱眉:“此时阳日即将西下,襄阳王居然请妇人入府,打算强抢民女不成?”

    “非也。”这管家抱拳说道:“本家王爷没有这意思,他只是替王妃传话罢了,实质上是王妃想请三位到王府坐坐,她想与三位女贵人交个朋友。”

    杨金花表情更冷了:“一时是襄阳王要请人,一时又是王妃要请人,都没有个准数的?况且襄阳王身为皇亲国戚,自当明白妇人夜不外宿的道理,这时候请人,他不怕瓜田李下影响清誉,我还怕自家官人误会呢,让开。”

    这话刚落,旁边便有人笑了起来。

    很多人都议论纷纷,说这襄阳王清誉了大半生,这下子可能得晚节不保了。

    这管家皱皱眉头,又说道:“三位女贵人是初来杭州吧,这里可是王爷的封地。”

    这便是威胁了。

    杨金花双眼瞪,就要拍桌子站起来踹人。

    但没有想到,有人比他更快。

    只见一个劲装打扮的年轻侠客从旁边窜出来,直接站在管家前面,大声喝斥道:“我听说襄阳王仁义豪爽,断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这管家,不会是拿鸡毛当令箭吧。”

    管家眉头拧得更深了,他看着眼前少侠,不快地说道:“我们民间的事情,你们江湖人凑什么热闹?”

    “嘿嘿,本人天机门的弟子。”这少侠抱拳嘻笑道:“也与襄阳王府有些关系,要不我去问问,这究竟是不是襄阳王的意思?”

    管家双眼一瞪,犹豫了片刻,随后拂袖而去。

    等管家下楼后,这少侠转身,弯手拱手,拿出自己最帅气的笑容,说道:“三位受惊了,还请……呃?”

    此时杨金花三人已经站起来,也往楼下走了,这少侠见三人都不理自己,讪讪笑着直起身体,有些失落。

    因为杨金花和赵碧莲梳的都是已嫁妇人的发型,所以这少侠的目标其实是长得最漂亮,又是闺女打扮的庞梅儿。

    不得不说,庞梅儿是三人中容貌最漂亮的,贵气中又带着才女的书卷气,看着极是动人,也难怪这少侠心动。

    “师弟,你总算是撞次南墙了。”旁边有个年纪更大点的江湖人走过来,拍拍少侠的肩膀:“对方非富即贵,看不上我们这些粗人的。”

    少侠叹气道:“难得见到个一眼就觉得好的女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缘。”

    “实在不行,我们悄悄跟上去,看看是哪家女子,待以后再让师傅想办法过来提亲。”

    “尾行妇人,非我等名门正派所为。”少侠摇摇头,坐回到自己的桌子上,长长叹气。

    话说到管家这边,他带着两个仆人下楼后,便到了后方的一条小巷里。

    里面有个年轻男子正着急等候,见管家过来,便急急上来问道:“怎么只有你们三人?不是让你去请那三个女子回府吗?”

    客家抱拳说道:“那三位女子气度不凡,一身贵气且能说会道,听到我们王府也不露怯,估计应该是北边京城来的。”

    “我管她们哪里来的,来到我杭州城,来到我家的地盘上,就得给我们管着。”这青年气得用手上的扇子重重扫了一记管家的脸颊:“让你办点事都办不好,又有何用。”

    管家脸颊上一下子便有了道红痕,但他没有动弹,只是垂下脑袋,说道:“愧对三公子嘱托。”

    “别在这干等着,去帮我打听一下那三个女子今日落脚何处。”青年哼了声:“她们身上的衣物,可不简单,要是能拿到货源和技术,父亲必定会高看我一眼,甚至胜过大哥也有可能。现在盯着她们的人很多,我们若不先动手,说不定就错过了。”

    这管家点头,便又要正去做事,然后一转身,便看到两个黑衣人从小巷子那边走过来。

    “你们是何人?”管家心中有些不妙,便大声喊道。

    然后这两个黑衣人不理他,径直快步走了上来,同时露出古怪的微笑。

    杨金花三人在天黑前,回到了山中。

    陆森坐在洞口处,吹着凉风。

    很快便有个黑衣人在他面前禀报道:“郎君,事情便是这样,那青年确实是襄阳王家的三公子,但他不是为了劫色,而是想知道三位夫人身上的虹绸从何而来。”

    陆森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这也确实是他的目的之一。

    “告诉黄大,就是第二步计划可以开始了。”

    黑衣人点点头,转身而走。

    杨金花三人逛街只出现了一天,但带来的效果却是轰动性的。

    很多豪商和官员的家眷都在讨论,那天的三位妇人究竟是谁家的,她们身上的虹绸来自何处。

    而且这事越演越烈,传言也越来越多,似乎有势力在其中推波助澜。

    然后第四天,又有件奇事发生,失踪了三天的襄阳王三公子,被发现倒在城外,而他的手中,抱着一匹漂亮的红绸。

    这事一下子就成了奇谈,很多人开始拜访襄阳王府。

    两三天内,客人络绎不绝。

    又过了数天,有消息突然爆出,说有京城来的大商,要在城里拍卖一百匹虹绸。

    这事立刻就成了热门话题了。

    很多商人都抓紧了钱,不够就开始凑,谁都知道,这次的拍卖,绝对是件千载难逢的时机。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