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此生为你着迷 -> 此生为你着迷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530章

第530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雅致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她怎么可能会甘心,她还指着肚子里的孩子飞黄腾达呢,于皓就是要结婚,那也应该先和她结婚,于皓的妻子只能是她雅致的。

    雅致挺了挺肚子,她一脸不甘心的看着电视屏幕里的那对男女,于皓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记错了,她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把她的爱人抢回来,一定不能让那个女人好过了。

    ……

    于氏集团独子于皓和艾氏集团独女艾莉的婚礼在本市最豪华的一家酒店举行,穆亦泽正好跟于氏有生意往来,于氏集团的董事长,上门几次去邀请穆亦泽,穆亦泽被缠的没办法,只能答应来参加这次的婚宴。

    奈嘉也被穆亦泽给拖来了,他不放心留奈嘉一个人在家,他可不想把奈嘉留给雅致那样一个危险的女人呢,就连穆亦泽上班都会把奈嘉带在身边。

    奈嘉被穆亦泽弄的哭笑不得,她挽着穆亦泽的手臂,“亦泽,我不喜欢这种场合,我想回家。”上流社会的婚礼最无聊了,其实就是一场变像的大型招商会和大型相亲会,奈嘉最不喜这种场合,再说这个场合她一个人也不认识,自然会觉得无聊的很。

    穆亦泽拍了拍奈嘉的手背,他俯下身贴在奈嘉的耳边小心的说道,“我也不喜欢这种场合,每个人看我都跟看美元一样,我也想回家。”

    奈嘉噗呲一声的笑了出来,她伸出手拍了一下穆亦泽,“你可比美元帅多了。”

    穆亦泽成功的把奈嘉哄笑了,他快速的蹭了一下奈嘉的脸,立刻把头抬了起来,有点小得意的说道,“我也觉得我比美无帅。”

    奈嘉被穆亦泽蹭的脸都红了,她低下头,这个穆亦泽胆子越来越大了,公共场合他就敢这样做。

    穆亦泽则是完全不在乎,在他的眼中奈嘉现在就等同于他的女人,他就是当面亲一下也没什么。

    他拉着奈嘉慢慢的走到了冷餐区,“想吃什么,宝贝。”奈嘉脸上的红润才刚刚的散去,被穆亦泽的一句宝贝,弄的又起来了。

    她小声的说道,“别,别糊说。”

    穆亦泽就是喜欢看奈嘉这副被自己逗的害羞的模样,他贴近奈嘉的耳边,转声的说道,“我可没有糊说啊,你就是我的宝贝啊。”

    “你。”奈嘉感觉到穆亦泽的气息都喷到了自己的耳边,她的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她轻拍了下穆亦泽的胸膛,“别闹了,很多人看着我们呢。”

    穆亦泽转了下头,那些正在看他们的人,立刻都不敢看了,穆亦泽身上的气场太强了,谁还敢多看一下。穆亦泽摇了下头,“没有人看我们,放心吧。”

    奈嘉觉得穆亦泽的脸皮越来越厚了,跟她刚认识的那个穆亦泽完全不同,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那么多人都偷偷的往他们的方向偷看呢,穆亦泽怎么能当成没事人一样呢。

    奈嘉的脸皮薄,她的脸还是红通通的,穆亦泽好笑的看着奈嘉,他走到奈嘉的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些好奇的目光。

    他笑着问奈嘉,“你看不到,想吃什么我帮你拿。”

    奈嘉叹了一口气,她把脸埋在了穆亦泽的胸前,丢人都丢到家了,她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啊。

    穆亦泽看着奈嘉像一只小猫一样,乖乖的蜷缩到自己的怀里,他心中一软,伸出手刚要摸上奈嘉的脑袋,就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人说道,“穆总,是穆总吗?”

    穆亦泽脸色一黑,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没看到他正在调戏自己的小猫,竟然敢故意的跳出来破坏这美好的气氛。

    穆亦泽黑着脸转过头去,看到于皓挽着自己的未婚妻站在自己的后面,他眉头一皱,“有事吗,小于总。”

    穆亦泽很不喜欢这个于皓,他和他的父亲有过几次的合作,彼此之间合作的还算是愉快,前几年于皓的父亲将于氏的产业几乎都交给了自己的独子打理,理所当然的穆亦泽也变成和于皓开始接触,几次下来,穆亦泽对于皓这个人不满意极了,那种浮夸的作风,让穆亦泽差点断了和于家的来往。

    最后还是于皓的父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请求穆亦泽,穆亦泽才勉强的答应继续和于氏集团合作,但前提是只和于氏合作,他的合作对象对接人不能是这个于皓。

    于皓看到穆亦泽的脸色铁青,他愣了下,心脏砰砰的急速跳动着,他很怕这个穆亦泽,穆亦泽的气场太强大了,他只要微微皱一下眉头都能让于皓紧张半天,这次他来主动和穆亦泽打招呼,也是鼓起了十二万分的勇气,没想到穆亦泽的一个眉头都能让他慌了起来。

    于皓立刻在穆亦泽的面前矮了半分,“穆,穆总,今天您有幸能来到我的婚礼,我和小艾真是三生有幸啊。”

    穆亦泽微微点了下头,脸色有了几分的缓和,他举着手中的酒杯对着于皓说道,“恭喜你,祝你和你的夫人百年好合。”

    于皓立刻小心的端起酒杯,微微弯了下腰,对着穆亦泽说道,“谢谢穆总,您能来我的婚礼真的是蓬勃生辉呢。”

    艾莉在一旁好奇打量着穆亦泽,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这么有型的男人,于皓站在他的对面,几乎是被秒杀了。

    这个男人不就是她理想中白马王子的形象吗,艾莉的心开始狂乱的跳动起来,她挽着于皓的那只手臂都有几分颤抖,于皓感觉出来艾莉的兴奋,他微侧了下头,看到艾莉眼中那份炙热的眼神,心中大慌,这个艾莉不会是对穆亦泽有好感吧。

    奈嘉也感觉出艾莉眼睛中的过分热情,她抬起头扫了一眼艾莉,她穿着最新款的婚纱,头发盘起露出白皙的脖颈,不得不说艾莉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可是她用那种**裸的眼光看着自己的男人,奈嘉就很不舒服了。

    她在穆亦泽的怀里挣扎了下,穆亦泽立刻感觉到奈嘉的动作,他低下头温柔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语气柔的都能滴出水来,让于皓大跌眼镜,这还是平时他认识的那个在商场中不给对手留活路的穆亦泽吗,那个女孩子是谁,竟然能让穆亦泽露出这么温柔的一面。

    于皓好奇的问道,“穆总,这位是?”他的目光锁定在了奈嘉的脸上,看到奈嘉的脸,于皓的眼睛亮了下,是一个漂亮的小妞,害不得穆亦泽这么宝贝的样子。

    穆亦泽搂着奈嘉,一幅宣布主权的说道,“奈嘉,我的女人。”

    霸道的语气,让艾莉心生羡慕,做男人就应该做成穆亦泽这样的,那霸道的模样让艾莉的心如同小鹿般的乱跳了起来。

    原来是穆亦泽的女人,于皓立刻收回了放在奈嘉身上的目光,看穆亦泽护着的这个样子,这个女人对穆亦泽一定很重要,他还是不要乱看的好。

    于皓立刻小心的对着奈嘉伸出手来,“你好,奈小姐,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手刚伸出去,穆亦泽就替奈嘉握住了,“我女人看不见,你们去招呼别的客人,我们自便。”说着他放开了于皓的手,把奈嘉护在了怀里,小心的问道,“是不是觉得有点闷,我带你出去透透气好不好。”

    奈嘉立刻开心的点了点头,穆亦泽爱怜的照着奈嘉的额头就是一吻,“乖。”一副宠溺的模样,看的艾莉眼睛都快红了,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是她的啊,她转过头看了看于皓,自己身边为什么都是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败家子。

    于皓转过头也看向艾莉,“人都走了,你把眼睛收回来吧,你没希望了,我可是第一次看到穆亦泽对一个女人这个样子,这女人八成在他心里很重要,你可不要去打人家的主意了。”

    艾莉冷哼了一声,“我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挖不到的墙角,他穆亦泽再专一,也是一只偷腥的猫,是猫就没有不爱吃鱼的道理。”

    她的目光紧紧锁在穆亦泽的身后,这男人真的是太优秀了。

    于皓的目光暗了下,他低声警告着,“艾莉,别忘记了,你是谁的老婆,今天可是你跟我的结婚典礼,可不是你和穆亦泽的,过了今天你就是我老婆了,我告诉你,你可给我收敛一点。”

    艾莉轻蔑的笑了下,“行了,于皓,现在又没有人少给我演什么夫妻情深的戏码了,我们结婚之前都说好的,结了婚也是你玩你的女人,我撩我的汉子,大家互相之间不干涉的。”

    于皓听了艾莉的话,仍旧是一脸不高兴的说道,“你撩别的汉子我管不着,这个穆亦泽不行。”

    “为什么不行?”艾莉来了几分兴致。

    “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你去惹他那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在说了我们于氏全都指着这个穆亦泽帮我们分析市场做投资呢,他可是我老爹心尖上的宝贝,你要是真把他给惹毛了,我们于氏要跟着倒霉的。”

    艾莉冲着于皓笑了下,“我就是喜欢挑战这种不一般的男人。”

    说着艾莉冲着穆亦泽的方向又看了看,越看那个男人越喜欢,“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艾莉搞不定的男人呢。”

    于皓看着艾莉的眼神,心中一惊,这个艾莉这是要给自己惹乱子啊,她要是真的去招惹这个穆亦泽,那他们于氏一定要跟着倒霉的。

    可是艾莉的眼神中有一团火,火的来源就是穆亦泽,她似乎真的想要挑战下这个穆亦泽,一副得不到他誓不罢休的表情。

    于皓突然间感觉有点头疼。

    雅致穿着一身水红色的晚礼服站在酒店的大门外,她看着酒店门外挂着一幅巨大的海报照片,照片上是于皓和艾莉两个人的结婚照片,两个人郎才女貌十分的登对。

    雅致看到照片上两个人手挽着手,头靠着头笑的一脸幸福甜蜜的模样,雅致就受不了,她恨不得冲上前去把这幅海报给撕的粉碎。

    她刚要上前去,保安就从门口走了出来,一脸惊奇的看着站在海外面前的这个女人,他上下打量了下雅致,穿的似乎是要来结婚的样子,他开口问道,“你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吗?”

    雅致点了点头,“我是新郎的朋友。”

    保安立刻对着雅致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往里面走。”雅致点了点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保安站在后面看着雅致那一抹红艳艳的身影,总觉得有点奇怪,哪有人参加别人的结婚典礼穿的这么红的,似乎她才是新娘一样。

    雅致一路走着,一路都能看到于皓和艾莉的婚礼照,有于皓亲密搂着艾莉的,有两个人亲吻的,看的雅致内心中那团妒火烧的更旺了。

    于皓和艾莉的婚礼是开放式的,来往的嘉宾即使互相之间不认识,也可以交谈,甚至有很多人在现场就成为了朋友。

    雅致带着一脸怒气走进了婚礼现场,周围没有一个人对她起疑心,以为她只是一个宾客,waiter端着酒在人群中穿梭着,一派祥和的景象。

    雅致踩着高跟鞋刚要踏进去,门口的服务人员看到雅致,立刻拦住说道,“女士请问您有请柬吗?”

    雅致愣了下,开口瞎说道,“我刚才去卫生间了,请柬早就给过你们了,你不记得了吗?”

    服务员愣了下,今天到场的人太多了,她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记得住,她立刻扬起一抹笑容,“对不起女士,我可能不太记得了,那您手腕上一定有花吧。”

    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如果女士进场时都会送一个小的花环戴在手上的,雅致愣了下往现场扫了一圈,发现每个女人的手上都带着一个精美的小花环,雅致笑了点了下头,“有,不过我刚才洗手的时候脱了下来,忘记在卫生间了。”

    服务员这时可犯了难,她上下打量了下雅致,雅致今天穿的一身水红色的晚礼服,似乎是来参加婚礼的样子,可是她的眼神中却透着一抹的凶气,让人看着从心底里发着寒气。

    服务人员还是决定以小心为上,她笑着对雅致说道,“那这位女士,我陪您去卫生间看一下您的花环好吗,如果真是落在了卫生间里,那一会儿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再送您一个好吗?”

    雅致大方的点了点头,笑着说,“好啊。”

    雅致在江湖上行骗以久了,她弄到一个花环对于她来说是轻而意举的事情,她扫了一眼放花环的位置,趁着服务人员起身的时候,她快速的从桌子上拿了一个塞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皮包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