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妖孽邪王,宠翻天 -> 妖孽邪王,宠翻天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885章

第885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也好。”苏歌怡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不过,她一开始并没有要苏玄歌伸出手,而是自己伸出手,“你看看我身子骨怎样?”

    何小宁知道苏歌怡还是对自己有一些防备,毕竟,在苏歌怡看来,她还算是陌生人,而比不得苏玄歌这个待了三年之久的义女啊,再加上,这次苏玄歌又是因为苏义晨而出征的,所以,稍微怔了一下,这才伸出手,在苏歌怡手腕上摸去。

    苏玄歌看到她的动作是那么娴熟时,不由点点头,她虽然没有学过医术,但是在现代也受过伤,甚至也接触过中医,自然明白怎么诊脉是标准的,所以,觉得眼前这个叫何小宁的小姐还算是一个有能力之人,也真是不错啊,以后,也不用再考虑那些老学究的御医了。

    当何小宁把苏歌怡身体健康之语说出来后,苏歌怡笑了,这才冲苏玄歌点点头,苏玄歌也再次伸出手。

    当何小宁把手一放在苏玄歌手腕上时,顿时整个身子一颤抖,虽然她听卫大哥说过苏玄歌是中毒而哑,却未想到她中得那毒竟然就是最厉害,而且是没有解药的毒,而且她身子里,中得还不是一个毒,而是三种毒。

    第一种是云毒,这个云毒一般是不会呈现出来的,只有在她经历过刺激再外加受伤,就会呈现出来,而且这个毒看样子已经中了至少有**年了。按照苏玄歌这个年龄段,也就是说她两三岁时,就已经中毒了,也不知是谁如此歹毒伤害一个小孩子啊。

    而第二种毒就是寐毒,这种毒就是前文所说的那个让人一出生就头发白,因此被人称为怪物,甚至还有可能被当作灾星呢,最后一种就是能消除第二种毒,却能让她自己变哑了。

    当看到何小宁脸上的忧郁神色时,苏歌怡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小宁?”

    “姨母,苏小姐这毒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中三种毒呢?”何小宁忍不住问起来,这一问,反而让苏歌怡诧异道,“三种毒?!”她记得当年她只是把出了两种,竟然让何小宁把出三种。难道何小宁这个小女孩比自己本领还要高强啊。

    在何小宁的解释声中,苏歌怡这才记起来,当初苏玄歌回来,受伤很重,甚至还昏睡了很久的时日,也是最近才恢复呢。

    想到这时,苏歌怡这才把苏玄歌的身世说了一通,何小静本来还是对苏玄歌有一种偏见呢,可是听了苏玄歌的身世之后,顿时知道自己还真是小看了她,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如此坚强,尤其是竟然还在那百棍中而活了过来。

    听到苏歌怡的解释,苏玄歌忍不住扶额了,但是也只有默认罢了,毕竟,又有谁敢说出来自己不是原主而是穿越得,要是说出来,定会真正把她当作怪物了,估计更加没有办法让她生活在这里了。

    不过,也多亏苏歌怡的这种宣传,反而改善了何小静的态度,自然了,也因为如此,再加上苏玄歌后来的求情,所以处罚才由重变轻呢。

    在何小宁和何小静的强烈坚持下,最终苏歌怡还是安置他们二人分别在苏玄歌睡觉的屋子里另设了一个床塌,让她们姐妹二人能照顾苏玄歌。

    本来,苏玄歌因为这事而自残,玉琳公主和宁贵妃是极为喜悦,毕竟,她死了,这才能让她们觉得解气呢,反正也是报复了她,可是没有想到她的命竟然是那么大,不仅没有死,反而还让皇上又再次奖赏了她一个将军府,这不是让皇上更加重视她了吗?

    “可恶,这个苏玄歌怎么就这么命运好呢,为什么上战场上就不能死了,死了多好啊,竟然要如此让本公主伤心,气死本公主了!!!”玉琳公主再次在她的玉林苑里开始摔砸东西,她不明白为什么苏玄歌永远死不了,而且让她无法再解恨啊。

    不是皇权有特权吗,可是上次就因为她状告苏玄歌结果自己得到的是禁足,可恶,可恶,要不是苏玄歌,她岂能会被禁足呢,这一切全部是苏玄歌得过错啊!!!

    而宁贵妃听到这时,也是极为恼火,她伸出手就用自己那长长的指甲在报信的丫鬟脸上一刮,“竟敢如此报消息,这是想刺激死本宫吗?”

    那报信的丫鬟脸上顿时被划出一道长长的伤痕来,血也从她脸上缓缓流出来,虽然疼但是她不敢喊叫,只得跪地,“奴婢错了。”这就是皇宫,这就是贵贱之分,所以,无论传递什么消息,只要有不好的,主子都可以打骂丫鬟。

    “给本宫滚,以后再给本宫传递这种不好的消息,都自觉领罚去。”宁贵妃狠狠的把手拍在了自己的罗汉床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苏玄歌不仅没有死在战场上,也没有受到任何刺激,反而她用这种血性的样子,更加让她出名了。

    可见他们这一招,完全就是弄巧成拙了,虽然苏玄歌因为重病休养了一段,但是却得到了皇上的另外赏赐,这让她心里也是极不舒服呢,自己的女儿这个被自己疼在手心里的公主,竟然会被苏玄歌这个不过一个臣之女欺负了。

    可是女儿不仅没有受到优待,反而还被皇上给禁足,在此时宁贵妃真是有些犹豫,这个苏玄歌会不会是皇上的亲生女儿啊,为什么会如此偏心苏玄歌呢。

    幸亏苏玄歌不知晓宁贵妃的想法,要是知晓,一定会笑掉大牙得,要是能说,一定会对宁贵妃说上一句,“宁贵妃你想多了啊。”也不看看年龄,皇上也不过二十左右,而她已经十一岁了,总不能皇上九岁就结婚,而十岁有了孩子吧。这想法,不是想多是什么啊。

    母女二人同时各自在自己的苑子里生着闷气,更加觉得这一切自从苏玄歌出现之后,她们都没有再被皇上关注过,更加没有关照过了,这让她们更加觉得她们就要失去所有的宠爱了啊。

    与此同时,皇宫,御书房中,高旭俊在南宫离离开后,他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虽然他得到了暗卫,可是那些人并不是他想要得,明明是想要靠那些人来探查南宫离一切消息,谁知,他竟然是反将了自己一军,不仅自己没有得到想要得人,反而还把自己的密探给要了回来,真是不得不说,南宫离还真是一个狡猾的狐狸呢。

    而他这个皇上却是白白交易了,本以为自己能掌握南宫离的一切,却是一个笑话,而这自然让他心里也是不舒服,毕竟,他是当今皇上,当今圣上,竟然会被一个臣子给算计了,真是有时不能小看他啊。

    在外边守候的霍公公也是紧张不安,他明白皇上此时的状况,所以,只有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一声不语,充当了木头人。

    自然,在将军府里,苏玄歌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甚至苏弘才还有意带领这新来的两个姐姐,去参观了姐姐的新居——歌将军府!

    宁怡苑里,宁贵妃在骂了许久之后,这才记起来自己的女儿,想必女儿又是在痛哭吧,也是啊,女儿何时受过这么大的不公平待遇啊,而且连她都没有动手打过女儿一掌,而那个苏玄歌竟然敢用棍子打,真是气死她了,不行,还得要去看一看女儿,顺便再与女儿商量一个计策,一定能让苏玄歌吃亏得,到那个时候,看她还有没有本领向她们炫耀啊!

    宁心怡一想到这时,立马就又把丫鬟们给叫了进来,说是要去玉林苑见玉琳公主,自然丫鬟们立马就服侍,随即浩浩荡荡一行人,前去了玉林苑。

    一进入苑子里,就看到地上有好多被砸碎得东西,全部是价值连城的白玉瓶之类的东西,宁心怡不由扶额,这个玉琳也真是越来越没有章法了,不过,还是自己进去。

    “都给本公主滚开,谁也不要劝……”玉琳公主此时气愤不已得骂道,然而,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到自己母妃的声音,“怎么连母妃也不见吗?”

    听到这时,玉琳公主这才回过头,顿时露出一抹惊喜神色,随即奔向她,并扑进宁贵妃的怀中,“母妃,我想你了,我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啊!”

    “母妃知晓,这不,就过来准备与你商议事情呢。”就在宁贵妃话音刚刚落下,突然就有丫鬟禀报,“娘娘,陆歌二相说是有事要找娘娘。”

    “你告诉他们就说后宫不能干政,所以,本宫不会见他们呢,如果有什么事,就让他们找皇上吧,毕竟,他们也算是外男。”宁贵妃此时只想着安慰自己的女儿并不多想。

    “可是,二相说他们有一个计策可以让娘娘和公主得偿所愿呢。”回禀之人说道,语气极为犹豫不定。

    “他们的意思是……就是他们说还能给娘娘和公主复仇呢!”那个报信的太监低声道。

    “也好,就让他们进来,一同参与……”宁贵妃听到这时,也不再多想了,根本不管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就想知道对方的计策,看一看是不是真得能打击到苏玄歌呢,要是真得能行,一切皆好啊!

    很快,陆义兴和歌绍海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先向宁贵妃和玉琳公主各行礼,分别以“千岁千岁千千岁”来说。

    宁贵妃和玉琳公主两个人就隔着帘子与他们说话,而他们说出的话,反而让她们母女二人大为震惊,也就是说要让人提出苏玄歌此时的年华正好是可以谈婚论嫁之时,所以,他们会给苏玄歌找一个好的家人!

    “什么,凭什么要让她一个贱人嫁一个好人家啊,她早已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了,能带领将士们前去打仗,这哪里还是女孩子啊。”玉琳极不满意的说道,语速也是很快的。

    陆义兴和歌绍海两个人相视一笑,最终两个老狐狸还是互相谦让了一下,这才由歌绍海开口说了,“其实,我们所谓的‘好’是反话而已,也就是不会让她那么顺利成章结真正的好亲家。”

    “就是要是真正接了好亲家,那不就是白白便宜了她吗?你再想想看,现在她一个哑巴,不能说话,又有什么人愿意要呢?所谓出嫁,不过就是纳,或者当一个通房差不多呢,通房是什么,想必贵妃娘娘和公主殿下应该知道比臣更清楚呢。”陆义兴也在歌绍海说了第一句话后,立马接了一段,而且比歌绍海更加说得有趣而已。

    “通房?!我看她去当军妓才是最好呢,她不是喜欢往军队里去吗?”玉琳公主还是有些不满的打断了两个丞相的话,顿时让两个丞相一时无言了,只得把目光投向了宁心怡。

    宁心怡在听后,靠在椅背上,沉思了一阵,这才问道,“本宫倒是想问一问,你们二人不是在朝堂上不和吗,怎么会又一致来找本宫了呢?”

    陆义兴和歌绍海一愣,随即就由陆义兴先开口笑道,“其实,微臣这次和歌丞相一起过来,是因为‘英雄所见略同’啊。再说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微臣乃是苏将军他们也算是敌人啊。”

    “哦,不知陆丞相与苏将军有何仇恨呢?”宁心怡带笑追问道,一脸的和蔼可亲之样,如果是不了解她的人,定会觉得她是一个好人,自然对于了解她的人来说,她可是心狠手辣啊。

    陆义兴自然不愿意把家里的丑事告诉别人,就算是皇上的宠妃,他也不情愿,毕竟,丑事不能外扬啊,而且这事一说出来,有了把柄,那么自己的小命就玩完了,而且万一这个宁贵妃嘴里没有个把门儿的,或者说是不小心告诉了皇上,那么他和他的女儿真是没有活路可走了啊。

    想到这时,他微微一笑,“其实,微臣所想是与歌丞相一样的,那就是不能让苏家再强大起来,父亲已经是极强大了,掌管了军权,而且要是苏玄歌再强大起来,那么,这熙朝的一切不都是全部归他们父女二人了吗?”

    “还有,微臣也觉得只有给他们找找事,这才好呢,这样对他们极有影响,甚至还能让他们有了隔阂啊。”

    陆义兴不亏为丞相,还真是能说会道,甚至还把宁心怡给说得连连点头,“这倒是不错,不过,你们准备让她嫁给谁呢?”

    “微臣这不准备要请示娘娘吗?”歌绍海见宁贵妃一直与陆义兴说话却与自己不说话,心里有点不爽,因此插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